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周昌是什么人?吕后对其下跪,敢大骂刘邦的他是何来历?
周昌是什么人?吕后对其下跪,敢大骂刘邦的他是何来历?

在众多的封建王朝中,汉朝无疑是最耀眼的一个,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,接着往下看吧~

古往今来,大臣敢当面骂皇帝的少有人在,但在汉朝开国功臣当中,就有这么一位“放肆”的臣子,他敢指着鼻子骂皇帝,皇后曾在他面前下跪,文武百官更是敬而远之,这个人便是周昌。

同朝为官的大臣赵尧曾经这样评价周昌:

御史大夫周昌,其人坚忍质直,且自吕后、太子及大臣皆素敬惮之。

班固在《汉书》中曾经这样评价:

昌为人强力,敢直言,自萧、曹等皆卑下之。

从史料不难发现,周昌确实是一个“直男”,另外一个侧面也能反映出,周昌此人不简单,否则,在那样一个皇权至高无上的封建王朝,就是有一百个脑袋,都不够刘邦砍的。

因为刘邦我们知道,在他身上诟病最多的可能就是诛杀开国功臣,诸如彭越、臧荼、丁公、韩信等人,这些人都是西汉开国功臣,却都无一例外死于刘邦的屠刀之下,吕后也是一个狠角色,对戚姬制造了惨无人道的“人彘”事件,纵观这夫妻二人的手段和心狠手辣的特性来说,周昌能活跃于大殿之上,的确有他的与众不同之处。

那么,刘邦和吕后为何能容忍这样的大臣存在呢,这还要从刘邦混迹乡里,也就是从刘邦举事之前说起。

一、虽为主仆,也同为桑梓

刘邦与周昌是老乡。

作为汉朝最“牛气”的开国功臣周昌(至于是不是功臣,可能莫衷一是),他跟刘邦是乡里乡亲,两人曾经都是基层公务员。当时,刘邦担任泗水亭长(相当于现在的乡镇派出所所长),而周昌跟堂兄周苛一起担任泗水卒史(低级官吏)。虽然两人的官阶都不高,但都是同僚,彼此都很熟悉,打交道的机会也很多。

剧照:举事之前的刘邦

刘邦在沛县起兵反秦之后,迅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和拥护,慕名投奔者不计其数,周氏兄弟也加入他的队伍中,他俩属于最初、最忠实的追随者。

周昌最初在军中担任职志(掌管旗帜的小官),因为在此后屡立战功,官职、爵位随之不断得以升迁。刘邦出任汉王后,周昌已经被提拔为中尉(相当于卫戍区司令)。周昌和堂哥周苛都是刘邦手下难得的将才。周苛也是一个非常刚强、耿直的大臣。

汉王四年(前203),楚军在荥阳把刘邦团团围住,情况紧急,刘邦悄悄逃跑出围,命令周苛留守荥阳城。 楚军围荥阳,周苛以“反国之臣,难与共守”杀了善变的魏豹。荥阳城破,项羽劝降周苛,周苛痛斥道:“你们这些人应该赶快投降汉王,不然的话,很快地就要做俘虏了! ”项羽听罢大怒,立刻就烹杀了周苛。

西汉建立后,沿用了秦朝的三公九卿制,在朝廷地位最高的是三公,即丞相、太尉、御史大夫。周苛死后,刘邦因感念周苛的忠心,封周昌为御史大夫。在秦汉两朝,御史大夫相当于副丞相,权力很大,周昌不仅能够处理政事,还负责监察百官。再加上他这个人性格耿直,敢于直言,所以“自萧、曹等皆卑下之”。后来,周昌经常跟随汉王,并多次击败项羽军。 高祖六年(前201年),周昌和萧何、曹参一起受封,周昌被封为汾阴侯。

二、“开挂”的周昌,敢于直言进谏,朝堂内外无有畏惧

前有“亘古忠臣”比干,后有人臣典范魏征,出于一片赤诚忠心,他们敢于挑战皇权,敢在是非功过面前仗义执言,敢在帝王面前圈圈点点。也许你觉得我言过其实,但周昌在刘邦和吕后面前,一直都是那个敢当着他们的面讲真话的人。举两个例子。

有一次,周昌在皇帝休息的时候入宫奏事,结果发现刘邦正抱着自己的宠妃戚夫人,周昌赶紧掉头就走。没想到刘邦却追了出来,追上周昌后,刘邦做了一个非常过分的举动,他骑到了周昌的脖子上。

刘邦:“我何如主也?”

周昌根本不管刘邦能不能接受自己的答案,昂首答道:

“陛下即桀、纣之主也。”

意思很明显,周昌骂刘邦就像是夏桀、商纣王一样的暴君。其实周昌这句话已经说得非常严重了。在古代,桀、纣几乎成为昏庸无道的暴君的代名词,而且他们又都是亡国之君。周昌当着刘邦的面,直接回怼刘邦是桀纣一样的暴君,无疑是冒着非常大的风险。若刘邦因为周昌这句话,杀了他也非常合情合理。然而让人意外的是,刘邦不但没有生气,还哈哈大笑而去。此后,刘邦对周昌更知敬畏:“然尤惮周昌”。

晚年的刘邦一直徘徊在嫡子和爱子之间。刘邦一直想换掉太子刘盈,改立戚夫人所生之子刘如意。当时满朝文武都反对,其中以周昌最为激烈,他有口吃的毛病,加上当时很生气,说了句很著名的话:

臣口不能言,然臣期期知其不可。陛下虽欲废太子,臣期期不奉诏。

说完此话,周昌已经面红耳赤,这不是羞得,而是因为自己口吃极力反对刘邦所致!

由于周昌的强烈反对与抗争,刘邦这一次废立太子的计划并没有实施。周昌在朝堂上的所有话语都被正在东厢的吕后听到。吕后非常感激周昌,吕后知道如果不是周昌在朝堂之上激烈地反对,太子刘盈可能已经被废掉。所以当吕后见到周昌的时候,赶紧下跪感谢周昌,对周昌说:

“微君,太子几废”。

周昌之所以敢这么跟刘邦叫板,一是刘邦举棋不定,没有下定决心;二是周昌心里清楚刘邦不会对自己怎么样。否则,借周昌十个胆,他都不敢说出“期期不奉诏”之类的厥词。

在刘邦废立太子事件中,周昌公然跟刘邦唱反调,并不是因为周昌跟吕后和太子私交好,更不是为了讨好吕后,他完全是出于公心,出于对西汉政权负责,所以周昌自以为行得正坐得端,也根本不怕刘邦指责。但吕后感激得下跪,是出乎意料的。

后来,刘邦弥留之际,考虑到自己死后,吕后一定不会放过戚姬和爱子刘如意,在符玺御史赵尧提议下,刘邦便想设一强相,来牵制吕后。在强相人选上,赵尧建议选择周昌,因为他相信周昌的为人和能力。而且最为重要的是“吕后、太子及大臣皆素敬惮之”。刘邦便找来周昌。

刘邦:“吾固欲烦公,公强为我相赵”。“吾极知其左迁,然吾私忧赵,念非公无可者。公不得已强行”。

高祖十年(前197年),周昌由御史大夫改任赵国相。

果不其然,周昌担任赵相期间,吕后确实对赵王刘如意举起来屠刀。吕后的使臣每一次到赵国宣赵王刘如意,都被周昌以赵王身体有恙为借口挡回去。

“高帝属臣赵王,王年少,窃闻太后怨戚夫人,欲召赵王并诛之。臣不敢遣王,王且亦疾,不能奉诏。”

应该说,刘邦当时选择周昌担任强相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三、周昌在历史的洪流中,黯然退场

开挂的人生无须解释,但如果离开恰当的环境,犹如行船无水、龙潜无渊。

吕后为了除掉刘如意,可谓煞费苦心,但苦于周昌在中间作梗,吕后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后来,吕后改变策略。

吕后先把周昌调入长安,然后再宣赵王入京。周昌到了长安之后,便被吕后劈头盖脸一顿骂。史书没有记载周昌回骂吕后,可能周昌也知道吕后比刘邦更加残忍。

周昌离开赵国之后,刘如意失去了主心骨,很快来到了长安。吕后做事比刘邦果断很多,很快便诛杀了刘如意。史书也没有记载周昌强烈反对吕后诛杀戚夫人母子。刘如意遇害后,周昌心灰意冷,随即以养病为由,躲在家中再不肯上朝,而吕后因为感念周昌当年的恩德,倒也没有难为他。三年之后,周昌便去世了。

《史记·卷九十六·张丞相列传第三十六》:“既征,高后使使召赵王,赵王果来。至长安月余,饮药而死。周昌因谢病不朝见,三岁而死。”

某种程度上来说,刘邦成就了周昌。刘邦在世的时候,他能容忍周昌的正直,也能听进周昌之言。周昌有了这样的环境才得以展现自己刚强、坚韧、耿直的一面。吕后掌权期间,打压一切反对自己的力量,废皇帝、杀功臣从不和大臣商量,她听不进周昌之言。周昌也就失去了展现自己的环境,也只能黯然退场。

浦江中浦新能源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浦江县前方大道168-89号